【徽 苑】五月槐花香

来源:商之都 时间:2022-05-01 浏览量:2129

春日上班,吹着风,暖暖的没有一丝冷意。一天之计在于晨,在一步一景的春光里 ,骑车上班是最好的选择。

单位位于市中心,上班会顺着环城路骑行,春日到来的时候,每天骑车看包河水波荡漾,河边垂柳发芽,一日几变,绿牙不停长大,快速包裹冬日里那光秃细长的枝条,渐渐变成非洲人的小辫子,在春风里有活力地摆动着。牵着柳枝的尾巴,各种树木都开始冒出嫩芽快速舒展开来,如一把把撑开的大伞遮盖着宽敞的马路上方,绿树如茵,放慢骑行的速度,缓缓移动,观这美景,真是一种享受!

一日休息,忍不住春光美景的诱惑,便和家人一道徒步出来转转,放眼一望,已是繁花似锦,更有淡淡的槐花香味随风而来,沁人心脾。

那是一棵粗壮的槐树,四季轮回,我经过她的身旁已经有20多年的时间了。还记得当初栽种的时候,我举着手能够到她的顶。每年槐花打苞的时候,绿色的花苞还没变白、绽开,就会有人拧着蛇皮口袋,有的还带着一把捆在竹竿上的刀,够着的用手撸,够不着的用刀撸,上班的时候那棵槐树还亭亭玉立,容貌惊人,下班的时候发现全是残枝败叶、惨不忍睹。当时真的想不通她们撸槐花干嘛,让我伤心好多天。曾经太难过,只好换了一条上班的路,等树重新发芽生枝我才改回原路。

记得小时候在老家,槐树可不是什么稀罕物,到处都是,栽种的,杂生的,房前屋后,塘梗边良田旁,一到春天,成片成片开的白白的,带着春天的味道散发着香。那时的槐花大都两个用途,一是撸了许多再放点米糠煳猪食喂猪,第二个用途就是我们孩子们过家家的道具了。喂猪是大人们的事,小孩子便开始玩过家家,那时家家都有好多孩子,随便吆喝一声,便有六、七个孩子跑来,各人划了一块地,建成自己的“家”。“家”里有泥巴做的锅碗,树枝做的筷子,“家庭”条件好的还有几个带来的凳子。菜都是原生态无污染的绿色食品,槐花就是一道家常菜,我们孩子们用湿泥巴和槐花搅拌和在一起搓揉按平,摊成槐花饼,用干土代替芝麻撒在饼上面,还有蒿子饼饼等,想请几人便做几人份,做好了便可以邀请客人了。过家家也像一个小社会,人缘好的,在孩子中有威望的,请的客人自然都来,有的请到的客人是极少的。不过不管客人有多少,“吃菜”聊天还是非常开心的。我们也会学着大人,给年长的安排在重要的座位上坐下,“饭桌上”不停地给客人夹菜盛饭 ,生怕怠慢了客人。“酒肉饭饱”之后,客气地将客人送回家。回请也是必不可少的,这样来来回回能吃上好几顿,在槐花开满世界的日子里,也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光。

槐花开的旺盛的时候,招蜂引蝶成千上万,前人栽树,后人乘凉,诺大的槐树林下,我们享受着清苦、单纯而开心的日子,藏猫猫、跳皮筋、跳老瓦、独腿斗鸡等,哪像现在的孩子,除了五花八门的电子产品娱乐,就是内卷到死的读书补课和各类考试。高大的槐树、太多的槐花无人采摘,花期一过,便如雪片纷纷扬扬飘洒而下。小时候站在树旁看花落,偶尔也会伤感,便拿来扫把铁锹,如黛玉葬花,将残花默默埋在树下,日日夜夜期盼来年还能更多地绽放。

现在到了城里,经历了几十年经济的快速发展,人们的物质生活有了很大的提高,槐花逐渐成了我们餐桌上的美味,做法也多种多样。每次得了一点槐花,就会上小红书查看做法,但无论如何再也没有小时候那种心境。上班路上的那棵槐树经历了20多年的“摧残”,反而更加坚强的茁壮成长,现在已经非常粗壮,也高不可攀,春季来临的时候,槐花开满树枝,再没人能够得着那满树槐花。每天路过,寻香而望,忽然发现那才是最美的风景。

(文/商之都 何靖)